#阿宗

有些物件,我從未強求過。

這是自然,憑這條件是能強求些什麼。

母姐要去上香,我只安安靜靜的跟在後頭。

煙火繚繞,活生生的人間風景。

『阿宗真是乖巧呀!』母親說著,即便他眼裡含著淚。

姐姐連回頭也無,雙手合十,虔誠的反覆叨念著。

在菩薩前低著腦袋,想了半晌都不知該求些什麼好。

『是阿宗嗎?』遠遠的就聽到細細碎碎的嚼舌聲。

『唉呀......真是阿宗......』

『阿宗敢出門的麼......』

我低著頭,那些言語聽的我耳朵發燙,只能窘迫的離開大廳。

那些話多傷人的......即使離開,他們要怎麼編派我。

從來都是這樣,人多的地方只能人越多,人少的地方只能人越少。

後院沒有人聲,蟲聲也無。林子種得很密,草的味道迎風而來。

『唉呀,姑娘怎麼到這兒啦!』人聲讓我抬頭,可甫抬頭就吃了一驚。

眼前是群相貌俊朗的公子,淨看衣服就知道,是貴的!

我趕忙咬下唇,低頭縮到牆邊,半聲也不敢吭。

即便是窮苦人家女兒,也知道這樣傳出去很是難聽。

『唉呀!姑娘抬頭嘛~~~』

『瞧這小臉蛋細緻的......』

『看看我呀!看看我呀!』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還沒許配人家吧!嫁給哥哥吧!』

我不敢說話不敢抬頭,益發把腦袋往胸口埋。

調笑的少年們更喜了,一口一個妹妹的。

我不敢喘息,頭壓得更低了。

等到人聲歇了,我才敢抬眼。

那幾個少年早就走了,一個人也無。

呼~~~~

還是無人的景色比較怡人。

回到前面大廳,香客少了泰半,連我母姐他們都先走了。

走了也好,我可以偷偷回到商市那邊去偷摸那塊布。

那塊布真漂亮,繡工又對稱,可惜的是......從來沒賣出去過。

看了很久,回去也翻不出一樣的花樣。

幸虧老闆不為難我,也由我在那兒東摸西看的。

好像是叫鎖繡是吧!不知道要多少錢哪......

也許是夜深了,附近沒什麼人聲,也許店門早關了......

想到這兒,腳步就快了許多。

要能看見那花樣呀!搞不好晚上能夢見呢!

『阿宗來了阿......』老闆正打算落鎖。

『沒關係沒關係,快進來看呀!』

我猶豫了下,可就想摸摸那塊布。

慢慢拖著步子,晚上人聲俱靜,可就想再看那麼一眼,只一眼。

手剛摸上,就被硬生生扯下來了,怎麼回事......

老闆忙在外頭關門落鎖,可我還在屋裡呀!

我還沒想明白,嘴巴就被捂起來了。

才剛想呼救,啪的一聲打的我昏頭脹腦,還沒意識過來,褲子就被褪下來了...

在被打之前,我不死心的看了一眼鎖繡。

那裡立了一個女人,好美呀!這就是天人之姿嗎?

雖然捱揍了,可是......

非常粗野的動作,我越是掙扎,越是遭到暴打。

很痛,臉很痛,身體也很痛......

試著往前爬了兩步,可是......

不知道什麼時候結束了,人走了,只剩下我躺在地上,無法動彈,很痛......

『阿宗、阿宗、阿宗,我對不住你呀!阿宗......』

老闆跑了進來,可我全身赤裸,我才剛要告訴他,這樣有違禮教。

就看見自己全身傷口斑斕,還有很痛......

老闆哭著替我換了套衣服,是他店裡的衣服還是先預好的呢?

我從頭到尾都沒說話,只拿眼睛死命看著鎖繡。

那裡有個女人,很漂亮的女人,為何他不說話呢?為何他不說話制止呢?

我不知道,我不會問。而他......可能也不會說話......

 

創作者介紹

各位看官老爺姑娘小姐們,裡頭跟遊樂園一樣有趣得緊呢!

keitalo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