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生生系列中,「找恁」為別字,正字為「找茬」。

#臊子麵

『唐老先生。』蔘童怯怯喊道,『先生......近日好像......』

倚紅忙著掀蓋尋吃的,『哎唷......方生這小子打算做什麼呀!』倚紅咋聲,瞠目看著鍋裡的人。

蔘童連忙道,『是吧是吧,就是吧,先生上回煮了個男的,這回又燉了個女人......』

蔘童遲疑半晌,喏喏地說,『先生最近好像......越來越喜歡煮人。』

『怕什麼。』倚紅睨了他一眼,『你又不是人。』

『是沒錯啦!』蔘童搔搔頭,『可是......』張嘴還想說些什麼。

倚紅連忙打斷,『方生不是弄了些蘿蔔菜。』倚紅咂巴嘴,一臉饞相。

『這個時節正好吃蘿蔔。』倚紅齜著牙道。

『噯。』蔘童抬著下巴指了指,『不就在灶上麼。』

『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倚紅忙著咋聲,『蘿蔔煨燒鴨湯,這麼講究功夫。』

蔘童說道,『先生還作了涼菜,小姐吃過都說好。』

倚紅睨了眼,『還不快給我端來。』

蔘童說道,『生生小姐給吃完啦!』

倚紅給饞得直流涎,『還有剩些沒有?』

蔘童眨巴著眼,『沒有了,先生只弄來那些蘿蔔。』

『嘖。』倚紅嘆道,『怎麼不給我留些......』

方生剛踩進火房,看著倚紅和蔘童,笑著便說,『吃蘿蔔不過貪著時令嘛!要做那項也簡單,肉生食,切絲,以鹽拌片刻,去汁,以胡麻油、糖、醋拌食。其味益佳,兼且化痰清腸胃。』

方生頓了頓,『可惜那蘿蔔難尋。』方生嘆道,『皮紅色鮮,肉實而味甜,味甜如栗,真固是個好蘿蔔。』

倚紅冷冷飄了眼,『怎麼不給我留些。』

方生笑吟吟,『生生小姐要吃,便給他吃罷。』

『哼。』倚紅哼口氣,踩著蓮步就往前頭去了。

外頭日正高升,冬日暖陽,曬得一室舒懶。

嬤嬤正忙著讓幾個小丫頭張羅灑掃,倚紅斜瞇著眼,看著這生氣騰騰的人間煙火。

正要嘆道,人生如此夫復何求,在這個當時,一個大三五粗的漢子闖了進來。

『噯。』嬤嬤眼尾一飄,幾個小丫頭連忙迎上前去說,『先生先生,咱院裡姑娘都還在歇著呢!』

嬤嬤掩著嘴角,卻掩不住那高挑的眉角,尖聲道,『先生您行行好,晚點再來罷。』

倚紅不吭聲看著,準是嬤嬤看那漢子滄桑滿臉,衣不布體,就打算隨意將他打發去。

那漢子不為所動,尋了空桌椅便坐下,啞聲道,『來碗臊子麵。』

嬤嬤尖著嗓子,『客官,咱這是妓院不是飯館哪!』

那漢子厲聲道,『來碗臊子麵!』

這下子可唬倒嬤嬤了,嬤嬤差了幾個小丫頭去向方生報備。

一面不住嘴的罵罵咧咧,『隔三差五上這兒都是尋飯吃的,都是來要飯的,我看這兒乾脆就隨意收了,妓女全去吃風......』

倚紅掩嘴吃吃笑著,搖曳生姿,熟門熟路地挨到漢子邊上,開口就是一陣糯軟。『客官別這麼大火氣,上這兒不就是來尋歡的麼,怎麼......』

任倚紅說到口舌發乾,那漢子還是不言語,定坐在那兒。

倚紅只得吶吶,『客官您哪兒人哪?』

『五丈原。』漢子悶聲道。

『是麼。』倚紅摸了摸鼻子,嬌聲道,『您怎麼......』

漢子出聲了,冷著臉斥道,『滾。』

『噯。』倚紅陪笑了下,也不發作,抬眼看了看嬤嬤。

嬤嬤使了使眼風,示意倚紅快些走。

走便走罷,倚紅留下嬤嬤和漢子兩人相對,踅到了後頭院子。

幾個小丫頭慌慌張張,見了方生,張嘴就是吱吱喳喳。

『先生先生......』

『前頭來了個人......』

『好高大的人......』

『說要吃麵呢!』

『先生您說......』

倚紅看著,那幾個黃毛小丫,連話都說不成,聽得方生一臉不解。

『你們幾個先上前面候著,後頭有我幫著先生呢!』倚紅笑著打發走幾個丫頭。

『怎麼了?』方生問道。

『前頭來個人說是要吃臊子麵。』倚紅笑著說道,『怎麼這妓院,麵飯還比妓女火紅呀!』

『臊子麵?』方生沉聲道,想了半晌,『那客官哪兒人哪?』

『說是從五丈原來的。』倚紅吃吃笑著。『我看這兒乾脆收了做飯館罷。』

方生白了倚紅一眼,『臊子麵以薄、筋、光、煎、稀、汪、酸、辣、香而著名。麵條細長,厚薄均勻,臊子鮮香,紅油浮麵,湯味酸辣,筋韌爽口。』

倚紅聽得酸水直冒,『那你還不快做。』

方生頓了頓,『那客官想吃的麵,不會是我做的麵。』

『你說些什麼呀!』倚紅瞪著方生,一臉質疑,『該不會是最近煮人煮多了,連人都傻了罷。』

方生不作聲,推了倚紅出門,溫笑道,『唐老先生莫驚,我不會做總有人會做的。』

踅腳轉進火房裡,把門關了個密實。

『噯,你這小子......』倚紅挨到門邊,張手就要拍門。

不一會兒,方生笑吟吟開了門,裡頭站著個粗婆子,又矮又扎實,還長著枚肥臀。

『這......』倚紅咋聲,『你從哪兒弄來這婆子的?』

那婆子綁著藍花頭巾,一手一下,結實的在揉麵。

『沒什麼。』方生笑著,『不過請來的罷。』

『請來的?從哪兒?』倚紅瞪著眼睛,問道。

『從地府。』方生專注地看著那婆子做麵,說道。

那矮婆子一面做一面比劃著說,『麵要做到韌、勁道,沸水出鍋有光澤。通常是生麵做好,揉團,蒙上濕布方五六個時辰才擀,這樣麵有韌勁,易於擀薄切細,沸水出鍋有光澤,勁道滑潤。』

方生忙著點頭稱是,『多謝嫂子指點。』

方生頓了又說,『方不方便讓我進來幫手。』

那婆子抬起頭,只見兩眼血洞不住流湯水。

『麻煩先生了。』那婆子說道,一張嘴裡頭空幽幽的,連舌齒也無。『先生進來幫手也好,省得還要耗那五六個時辰。』

『哪兒的話。』方生笑著,『方生才要謝謝嫂子勞力。』

那婆子笑了,倒是倚紅看得癡了,死人做麵哪!長眼都無見過的。

方生接手過揉團,那婆子就拿起刀開始切剁,『做肉臊子選較肥帶皮的豬肉,豬肉中也要含有比較多的瘦精肉。將肉切成小碎片,片要薄。入熱鍋,但也鍋不可太熱,不斷攪拌翻炒,火不可過急也不可過緩。』

方生一面不住點頭,一面伸脖子看著,『嫂子這刀工真專哪!』

『大約三成熟加薑沫,去腥,翻炒,後加入碘鹽。當肉為六成熟時加陳醋,翻炒,七成熟時加入醬,蜀椒,當九成熟,快出鍋時加入辣子,攪拌,微燉一會,即可出鍋。』那婆子飛快炒著,嘴也不住說著。

方生看得也仔細,眼睛不離鐵鍋。

『火不可太猛,太旺則肉可能炒老了或炒焦了,烤糊了影響湯的色澤,只有火候控制住,肉才能鮮、嫩、辣,油鮮紅光亮而不是很辣。這即為肉臊子的最基本做法。』婆子繼續說著。

方生忙著點頭,『那配湯呢?』

婆子一邊說著,一面連忙操弄,『配湯選鐵鍋,注清水,旺火沸騰,放入肉臊子,再讓水沸騰。準備的木耳、雞蛋、黃花菜、底菜入鍋,旺火滾沸後文火熱之,加漂菜。湯要注意色正,即紅,鮮,亮。保持酸、辣、鮮基本口味,湯成。將熱湯澆到剛出鍋的麵上即成一碗湯滑味鮮、香美可口的臊子麵。配湯是臊子麵的關鍵所在,正所謂一碗麵,七分湯。』

説畢,麵也做成了。

婆子往自個兒衣裙上擦手,『炒肉臊子和配湯時尤為重要,麵味以酸辣為主。湯多麵少,油熱燙嘴。』

婆子彎著腰說著,『先生,我能說得就這麼多了......』

一邊說著一邊往底下縮,到最後連個影都覷不着。

倚紅看得癡了,連忙開口道,『方生,你真固是本領通天哪!連死人都請的動。』

方生看了眼倚紅,揚了揚手裡的麵,『有閒工夫嗑牙,倒不如快些上菜。』

『噯。』倚紅應了聲,端著麵碗直往前頭奔去。

『本領通天嘛......』方生喃喃說道,抬頭望著一方天地。『真能通天就好了......』

 

 


倚紅剛在那漢子桌上布麵的同時,大家都禁不住吞了口唾沫。

油紅亮汪的麵湯,看得大家饞蟲四起。

嬤嬤小聲吩咐著幾個小丫頭,『快些去後頭問先生,看那麵還有剩下沒有。』

小丫頭聞聲,屁顛顛的就往火房奔去。『噯,你們可別偷吃呀!』

嬤嬤看著小丫頭,總覺得不放心,連忙提起裙腳也跟去了。

騰剩倚紅和那漢子對坐兩角,那漢子挾起麵,看了半晌。

『真像呀!』漢子嘆道。

倚紅連忙應聲,『像什麼?』

漢子茫茫說著,『像我嫂子給我做的麵。』而後張嘴就吞吃了起來。

吃得滿嘴油津津也不去擦,呼嚕吞著,嘴角不住流著紅油。

『這碗麵,真好吃。』漢子吃了個碗底朝空。

漢子吃畢,抬起頭,兩眼有些通紅,倚紅偏頭想著,準是蜀椒辣子下太多。

漢子掏出個金子,『以後......還能上這兒吃麵麼?』漢子吶吶問道。

『成成成成成成成,當然成。』倚紅看見金子,樂的臉上開花,伸手就要去接。

漢子咧嘴笑了,『能吃到這碗麵,真好。』

放下金子,漢子的形體漸趨散去,最末化作一縷清煙。

『欸......這......』倚紅結著舌,『原來那也是個死人哪!』

方生踩著步子,徐緩蹭進來,輕聲說道,『凡人魂魄,聚而成形,散而為氣,生前聚之,死則散焉。』

方生頓了頓,『你們見他成形,是因為有念未了,他吃了這碗麵,便算是了卻樁心願。』

倚紅回眸看了眼,『你怎麼知道他想吃的正是他嫂子做的麵。』

方生搖頭嘆了,溫潤說道,『臊子麵有兩種說法,一說是周人由豳遷至岐之周原生息。後渭河有一惡龍為禍,大旱三年。周氏族人大戰七日殺死惡龍,人們為慶祝勝利,將龍殺了和麵群體食之,還來才成了臊子麵。』

方生停了,用手去拂那金子,金子轉眼便消失了。

『萬般皆空。』方生嘆道。

方生又開了口,『另一說是個伶俐的媳婦很會做麵,後來小叔高中,宴請同窗好友,嫂子麵成了臊子麵。』

倚紅抬著頭,『那小叔莫不成......』

方生點了頭,『也許是吧!小叔愛上兄嫂這事兒常有的,不是麼?』

五丈原:在今陕西歧山南,斜谷口西。

創作者介紹

各位看官老爺姑娘小姐們,裡頭跟遊樂園一樣有趣得緊呢!

keitalo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貓男孩
  • 看的我口水直流...執念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