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芫

生生睜開了眼,沒死,自己居然沒死,被三爺折磨了一整夜居然沒死。

喘息的呼哧呼哧聲,像破風箱一樣,吸進口裡的空氣都是冷的,掏心掏肺的冷。

生生一偏頭,現下到底在哪兒。

一轉頭就驀然看見三爺的臉,三爺的頭湊在生生肩膀上,嘀嘀咕咕說個沒完。

『我真想殺了你,沒日沒夜的折磨你……』

『你太像了你太像了,裡面裝的……會不會是九華。』

『你的眼睛,和九華一樣活生生。』

三爺發出斷斷續續的呻吟,閉上眼睛,大限將至般的絕望。

他根本不是九華,生生簡直想尖叫,瘋了瘋了,三爺瘋了。

生生不敢聲張,木然的任三爺摟著。

眼前的三爺,根本只是多了一口氣的死人。

『九華,我帶你去……』

『九華怎麼不說話呢!』

『九華……』

三爺的聲音在很遠的地方迴盪,連人影都模模糊糊,生生眼底的水氣讓自己看不清楚。

生生安靜的低著頭,默默的垂淚,九華死了還有人這麼瘋狂,雖死猶生。

自己呢?生不如死。

痛過了頭就不會痛了,身體如是,心也是。


生生被人抱上轎子,一躺上軟墊,才覺得全身酸軟,冷汗直冒。

生生咬牙,渾身發冷,冷汗溽濕了衣襟,連喉口都陰絲絲的涼。

生生最後張開眼只見三爺和三爺那隻狗,三爺笑著,豔賽明霞,那笑容看得人直發昏。三爺的狗挨在邊上,很是悠哉。

他只想吐,不知會吐出什麼來,會吐出滿盆的菊花菜,還是五臟六腑。

回程的還是一樣顛,顛得人生疼,更疼的還有身體,還有心。

不知過了多久,轎子終於停了,嬤嬤一掀轎帘就尖叫了,『唉唷,我的小祖宗。』

嬷嬷的尖叫,讓生生回過神來,一回過神就全身發疼,發疼總是好的,至少還有感覺,不是嗎?

推思前緣,三爺的易怒,三爺的喜怒無常,並非全無因由。

都快死了,只騰一口氣了還在想這些,生生有些莞爾。

前來抱的人是方生,溫潤笑著,卻皺著眉,『小姐得罪了。』

方生伸過兩膀子,溫暖熱燙,他是不是該開心,渾身爛肉可以換得方生皺眉的好表情。

『方生……』生生囁嚅道,喑啞難聽,連自己也嚇了一跳,怎麼這個破嗓子。

方生專心的抱著,臉沒回,眉毛也不皺一下,神祗一般凜然。

生生很想吃吃笑,可是一笑,喉頭就一股子腥甜。

『我死了你會不會傷心……』生生哀聲問道。

方生沒有作聲,專心的抱著他上樓。

『方生……』生生頓了頓,下了很大的勇氣,『你是不是從來沒有騙過我……』

方生沒有應聲,一路跟著的嬷嬷小姐妹們眼淚不住的滴。

『姑娘,莫再說話了。』嬷嬷軟聲勸道,『姑娘……』

幾個小姐妹含著淚珠子,『生生……』

『生生姐姐……』

『姐姐莫再說話了……』

生生有些啞然失笑,原來自己平日做人不錯,要死還有個哭喪的。

『生生……』幾個小姐妹不住抽抽搭搭,原來叫魂是這樣的,死人是給煩得受不住,迫不得已才回陽的。

『生生……』連嬷嬷也哭哭搭搭,生生頓時覺得耳根發軟。

『方生你行行好,』嬷嬷聲音都拔尖了,『行行好回他句話吧!』

方生止住步子,認真的低下頭,『我沒騙過你。』

『真的?』生生笑了,嘴邊血花直冒。

『真的。』方生點了頭,暖如春水的笑。

方生抱著生生入房,給他仔細掖上被子。『小姐好好歇歇吧!』

生生笑著,嘴角含笑,噴著血沫子,你說你沒騙我,我就信。

你騙我,我就把雙眼遮住,雙耳捂住的去信。

怎樣我都會信你的。

幾個小姐妹捂著嘴,挨在生生邊上抽抽搭搭。

嬷嬷看了直擰眉,一揮手全趕下去了。

『噯,方生呀!』嬷嬷說著,『生生平怎樣的好,這是有目共睹的,現在……』嬷嬷頓了頓,『還有很多事情都要勞您操心啦!』

嬷嬷揮手一指,留下兩個小丫,『你們兩個就好好伺候生生,知道吧。』

小丫應了聲,嬷嬷開始指點,『先生要叫你們做什麼就跟著做,知道吧!』

『是。』小丫頭們點了頭。

方生笑了笑,『小姑娘們先下去吧!這裡我可以應付。』

嬷嬷聞聲,帶著兩個小丫頭下去了。

方生看著生生一臉灰敗,黑氣直上臉。

明明是個精明人,事情兜兜轉轉,最後總繞回自己身上。

什麼都不問就去信。

方生嘆口氣,恁是多情。

嬷嬷搖頭說著,『讓大夫來看了沒有。』

方生點了頭,『請過了。』

『蔘童在就好了……』嬷嬷喃喃說道,『這孩子機伶,又老挨著生生跟前跟後,生生看著也許會欣慰點。』

生生房裡候著一個小丫,不停忙轉著。

嬷嬷看了下,『 一切都是命呀!』

方生默默聽著,不作聲。

『那三爺是什麼人物,就算要的是海底的龍珠,只怕也有人搶著要撈給他。』嬷嬷吶吶說著,『只能怪喜兒命不好,生生也命舛……』嬷嬷頓了頓,『讓生生安心走完這最後一段吧!』
嬷嬷看了眼方生,『姑娘喜歡你,人盡皆知。你就多順著姑娘點,讓他走得安心。』

『是。』方生笑著,佛笑似的,莊嚴悲憫。

嬷嬷看的有些癡了,過了半晌才回過神,嘴裡嘟嘟嚷嚷著,『哪裡見過這種男人……長成這樣……妖孽呀!』

方生不以為意,逕自進了房,小丫抬起臉,泫然欲泣,『小姐他又發冷又發熱,我不知該給他擦身好還是蓋被好……』

說沒兩句,又開始抽抽搭搭。

方生笑了笑,『小姑娘下去吧!讓我來照料。』

小丫嗚噎兩聲,回了聲是就下去了。

方生看了眼生生,只剩一口氣半條命。

方生搖了頭,『三爺也落太重的手。』

『可不是嗎?』狐狸笑嘻嘻,從床底鑽出來。『你聽他喘氣聲,有入無出的,積著怨氣可要變厲鬼的。』狐狸一爪子撓撓,『我本來以為生生命硬,再怎麼硬也逃不過三爺這催命鬼呀!』

方生沒理會他,自顧自的檢視著生生。『還好,還有得救。』

『嘖嘖嘖嘖嘖嘖嘖嘖,』狐狸直嘬牙,『我還以為三爺是催命鬼,原來你才是呀!』

方生看了眼狐狸,『唐老先生,您的笑話很難笑。』

狐狸笑嘻嘻,『你讓生生進三爺府裡,是為了讓九華一同跟進去吧!』

方生搖了頭,『既是也不是……』方生頓了頓,『三爺想拿生生來當九華夫人肉身,可九華夫人……』

方生笑了笑,『我想讓九華夫人自己想開。』

要活著,就要恬不知恥,下賤卑鄙的去偷別人的臉,別人的命,別人的人生。夜夜在夢裡驚醒,梳洗都要看著死人的臉。

他不過想看看九華會選擇生還是死。

『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狐狸直乍舌,『您的想法我不想知道,太齷齪了。』

『齷齪嗎?』方生笑笑,『第一次聽人這麼說我。』

他還做過更卑陋齷齪的事。

『嘖,』狐狸齜著牙,『那是那些傻貨,自己視人不清。拿草當寶呢!』

方生笑著,不發一語。

『小姐小姐,起來吧!』方生叫著,執著頑固地叫著。

生生眉頭動也不動,臉色灰敗的躺著。

『喔呀!』狐狸叫道,很是幸災樂禍。『你糟啦!方生,現在生生呀!一點意識也沒有。』

方生笑著,『不能動有不能動的叫法。』方生指訣一捏,掐著生生人中,生生溫溫吞吞的從身體裡坐起來。

『小姐,吃點吧!』方生笑著,捧上一隻碗。

生生一語不發,就著碗吃將起來。

狐狸見狀,笑著說,『聚肉有眼而無胃,與彼馬勒頗相仿佛,奇在不盡,食人薄味。我看這是肉芫吧!』

方生一邊伺候生生,一邊說,『肉芫色紅味鮮,久食可常生不老,當個延年神仙。現在……』他嘆了口氣,『只能權當救命用。』

方生看吃得差不多了,又噙著笑,『小姐歇息吧!』

按著生生額頭,又把他壓回身體裡。

『嘖嘖嘖嘖嘖嘖嘖嘖,』狐狸直作聲,『你這樣把生魂直扯出來,以後會生魂亂竄的。』

方生笑著,『大不了在弄點定魂湯給他喝。』

狐狸眼眉一豎,『給我孫女兒那碗定魂湯,我可是連碗屁股都沒看見呢!』

方生笑著,『您孫女兒?您孫女兒哪裡需要定魂湯呢!』

狐狸扯著嘴皮子笑笑,『這可都是你的錯。』

凡人魂魄,聚而成形,散而為氣,生前聚之,死則散焉。

狐狸當初緊捏在手裡就怕他給散了,捏了兩天,不小心手一溜,忽地一聲,生魂直奔地府。

狐狸有些啞然,『這都是你的錯。』

方生笑了笑,不發一語。

方生明白,唐老先生只是藉故撒氣,唐老先生自己也心知肚明。

狐狸頓了頓,『現在什麼都不剩了……蔘童這孩子也走了……』

狐狸轉過頭看著方生,眼稍兒彎彎,『不如我也走吧!』

《山海經》中,就有對“肉芫”的記載:“聚肉有眼而無胃,與彼馬勒頗相仿佛,奇在不盡,食人薄味。”

晉代著名學者郭璞在注釋《山海經》時,對“視肉”做的解釋是:“聚肉形,
如牛肝,有兩目。食之無盡,尋復更生如故。”

唐代著名學者虞世南的《北堂書抄》中也有一條關于“土肉”的記載,他的史料
轉錄于《臨海異物志》,文中說:“土肉,正黑,大如小兒,臂長五寸,中有腹,無口目,有三十足,大如釵股,堪炙食。”

到了明代,名醫李時珍在《本草綱目》中把“肉芫”收入“菜部”“芫”類,稱其為“本經上品”,並將芫分為五類,其中對“肉芫”是這樣描述的:“肉芫狀如肉,附于大石,頭尾俱有,乃生物也。赤者如珊瑚,白者如截肪,黑者如澤漆,黃者如紫金。”同時,《本草綱目》“芫”類條目中還列舉了幾部以“芫”為主的藥方,說明“芫”類對一些疑難病症有特殊療效。

 

創作者介紹

各位看官老爺姑娘小姐們,裡頭跟遊樂園一樣有趣得緊呢!

keitalo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