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生生系列中,「找恁」為別字,正字為「找茬」。

#薜荔

『喔呀!』玉玨吃了個肚兒溜圓,打了個嗝,匝巴著嘴讚嘆。『這餅可真好吃呀!』

狐狸四腳朝天,露出個便便大腹,笑嘻嘻的嘬牙,『人總要有一兩個長處的,不是嗎?』

方生溫潤笑著,『乘黄大人要是喜歡,小的可以常為您準備。』

『喔呀!』玉玨一拍大腿,恍然大悟。『我知道了,既然這樣,我乾脆就留下吧!』

『啊?』狐狸聞言,立刻張著嘴,一臉癡傻。『玉玨丫頭要留在這兒呀?』

『是呀!怎麼......不行嗎?』玉玨登時就扁嘴要哭,『就知道笑哥哥嫌棄我。』

『噯......別、別、別、別......』狐狸立刻就撓頭抓腦,束手無策。

『我不是這個意思噯......』狐狸低著耳朵,很是無奈。

『不是這意思就好。』玉玨抬起頭,連滴眼淚都沒瞧見,小臉蛋油光閃亮。『倒是這小魔,餅做的真固是好......』玉玨笑嘻嘻匝著嘴,『這餅怎麼做的?』

方生笑著說,『要做這項也簡單。用文火煎到兩面黃,便噴水加蓋燜,燜熟即出鍋。剛出鍋的拖爐餅......』

『噯,停!』玉玨立刻打斷他,『真麻煩呀......』

玉玨嘻嘻笑著,『橫豎我也不懂,任你說乾了嘴也無用,這樣吧!』

玉玨賊兮兮的睨了眼,『以後我就在這兒住下了,你們也不必怎麼招呼我。大家吃啥,我就跟著吃啥。』

狐狸看著玉玨,一臉欲哭無淚。『可是這是個妓、院、呀!』狐狸一字一頓。

狐狸叫著,嘴臉都歪了,『一個女孩兒家家,老在這種地方出沒,傳出去怎麼見人哪!』

玉玨揮揮手,『莫擔心莫擔心,我認識的都不是人呢!莫擔心。』

 

狐狸扶著頭,搖搖欲墜,『我跟怎麼跟你死去的爹交代。』

『喔。』玉玨笑了笑,『交代不了就莫交代吧。』

 

『嘖,』狐狸齜了聲,『可是......玉玨丫頭呀!』

狐狸眼睛賊溜溜兜轉,『先別說這兒是妓院!我是要離開的呢!』

『離開?』玉玨橫覷了狐狸一眼,『我幫你算過了,你有天劫呀!到哪兒都一樣的,你還是乖乖地待著吧!』

『天劫呀?』狐狸嘿嘿乾笑兩聲,『報應來得可真快呀!』

方生笑吟吟,『可還需要些什麼吃的?』方生問道。

玉玨張著嘴剛要說,十三就進來了。

十三剛跨進後院,看著玉玨就直蹙眉。

『新來的丫頭?』十三問道。

方生還未接口,玉玨就連忙出聲。

『是呀!』玉玨連忙挨在十三跟前賣乖。

『還不在前院灑掃,留在這兒偷懶麼?』十三熱辣辣眼風瞟來,『再說......上頭的姑娘小姐們都不必伺候了?』

『噯。』玉玨連忙應了聲,跟在十三後邊走了。

『哎喲,走不成啦!』狐狸匝匝嘴,『連玉玨丫頭都來了,看來這次我是在劫難逃。』狐狸笑嘻嘻。

方生問道,『唐老先生,您不怕嗎?天劫呀!』

狐狸無賴地笑了笑,『橫豎早晚要死的,不是嗎?』

方生聞言,並不作聲。

狐狸懶洋洋,一屁股坐下來,『我多活那麼多年,怎麼算都合。』

狐狸說著,匝匝嘴,『這輩子也算活得快慰了......』

方生似笑非笑直瞅著狐狸,『認識唐老先生也是好久的事了。』方生喃喃說道。

狐狸笑得眼眉彎彎,『是呀!都好久啦!』

『就只有您夫人過世那次,我見您失態過。』方生溫溫說道。

狐狸乾笑著,『都多久的事了,還提他做什麼。』

『都好久了......』方生笑盈盈,抬著頭就直往生生的窗子看。

方生說道,『您說......我們做這種事......會有報應吧?』

狐狸齜著牙,『我只希望上天開點恩,不要把我劈得渾身爛糊,這樣怪難看的。』

方生笑著,『唐老先生,可有什麼後事要交代小輩?』

『有。』狐狸笑得一個叫不正經,『老子先下去等你,你記得得隨後跟到呀!』

 

 

生生在窗邊靠了一陣子,總覺得冷,雖然有日頭,日頭裡還是陰絲絲透著涼。就像穿了件潮了的新衣,再怎樣光彩鮮豔,湊著鼻子還是能嗅到一股子霉。

越曬越不快活,索性回去歇歇,生生剛要動作,就看到喜兒在外頭拾掇。

『喜兒噯,過來扶我把。』生生張嘴叫道。

『是,姑娘。』喜兒應了聲,趕忙放下手裡的忙活,進來幫手。

生生笑嘻嘻,『我怎麼看......這院子裡還是你最伶俐乖巧。』

喜兒也笑著,『姑娘謬讚了。』一邊說一邊仔細生生的手腳,『姑娘手腳使不上力,往我邊上靠靠吧!』

『噯。』生生應了聲。

生生讓喜兒半扶半抱著,最後給抱到榻上去。

『天冷,姑娘被子捂緊些。』喜兒笑嘻嘻的幫生生掖被子。

生生笑瞇瞇的接口,『天冷,喜兒才該多仔細些。你的手可比我的手......』

『冷是吧?』喜兒笑著,『姑娘莫忘,喜兒都死多久了。』

生生一怔,看著喜兒在他跟前,影子越來越淡。

一聲細細的跎嘆,『姑娘以後莫再與喜兒說話了。』

生生登時嚇得渾身冷汗直冒,當下根本不記得喜兒早就死了。

大病初癒,難免會魂不附體。

生生牙齒直打顫,剛才是活見鬼啦!

活生生鮮淋淋的鬼呀!

轉念一想,喜兒生前如此良善,死後應該是個善鬼罷。

想到這兒,生生一口氣就緩過來,模模糊糊,團在被子裡就睡著了。

『好餓呀......』

『餓呀......』

『餓......』

細細碎碎的喊聲,高高低低,不外乎都在喊餓。

哪個小丫頭被罰不准吃飯了麼?

生生迷迷茫茫的想著,整個人又往被子縮縮。

真冷呀!這個天。

這麼冷的天餓著肚子可不舒心呢!

生生模模糊糊想著。

『餓呀......』

『餓......』

『嗚嗚嗚嗚嗚嗚......』

喊餓的聲音還沒停歇,就有細碎的啜泣聲,生生聽得直蹙眉。

哪個丫頭這麼晚了還在哭,要是有留客的話......

定少不了一頓好打。

生生甫張開眼要叫人,就看到一團黑糊糊的影子,趴在桌上掃著桌上物項。

兩手忙亂的掃著,張開大嘴,直著喉嚨就吞進去了。

生生驚得冷汗直冒,屏著呼吸,連氣也不敢多喘一口。

這是什麼鬼東西。

他瞇縫眼睛,仔細看著,黑影子大頭細頸大腹,這......這可不是餓鬼嗎?

生生趕忙閉起眼睛,莫過來莫過來莫過來千萬莫過來......

吞嚥的聲音一直沒停歇,生生頭上的汗珠子也沒斷過。

吞吧吞吧大老爺吃飽了就好上路,生生喃喃念著,要是不高興後頭還有火房呢,裡頭吃的東西可多項啦!

咕嘟咕嘟的吞嚥聲一直在他耳邊迴盪,生生手攅得更緊了,大老爺要是喜歡,後面還有綾羅綢緞,要是喜歡吃這項就吃吧!

桌椅也實,當初買的時候可挑剔得緊呢,那木頭香多好呀!大老爺您就吃吧......

生生嘀嘀咕咕念著,回過神來,房裡已經沒有聲音。

呼,他喘了口氣,直起身子,睜眼睛看著,旁邊的物件一項也沒有少。

還好沒被吃掉,他歇過喘來,正要躺下去。

『為什麼不是你?』喜兒的聲音細細的,含嗔帶怨。

『阿......』生生張嘴想呼喊,聲音卻發不出來,身上冷汗淋漓。

『為什麼不是你?』喜兒的聲音細細的,含嗔帶怨。

生生嚇得跌坐到地上,眼珠子瞪得直要掉出來。

『姑娘為何不說話啦?』喜兒笑著。

『我......』生生直掐著自己喉口,半點聲音也出不得。

『姑娘為何不說......』喜兒說著,低著頭,眼淚就直要撲簌簌。

『喜兒莫哭噯......』生生急得脫口而出,『喜兒......』

喜兒幽幽的抬起頭,咧開嘴,『姑娘方才可是同我說話了?』

 


『姑娘,小心路。』喜兒說著。

『喔,好。』生生回了聲,一腳深一腳淺踩著。

『過了這個拐彎就是喜兒房裡了,姑娘進來坐坐吧!』喜兒說著。

『喔,好。』生生回了聲,雙手緊攀著喜兒。

喜兒伏侍生生落座,嘻嘻笑著,拿著床幃繞了個圈。

『姑娘往裡頭看看,景致是不是不錯呀!』喜兒笑著。

生生迷迷茫茫的伸脖子進圈套裡,『是呀!景色很好。』生生答道。

『姑娘有沒有看見姑娘喜歡的珍稀古玩?』喜兒問著,緩緩的收著床幃。

『有。』生生應聲道。

『姑娘喜歡的東西是不是都在呀?』喜兒問道。

『沒有......』生生搖了搖頭,『方生不在......蔘童不在......』

生生頓了頓,『喜兒也不在。』

一邊說,生生一邊離開那床幃勒的圈套。

迎著喜兒的臉,意識不明笑了,『喜兒不在裡頭,在這兒。』

說完轟的一聲就倒下了,騰剩喜兒一個癡癡的待著,咀嚼方才生生說的話。

『喔呀!』玉玨嘻嘻笑著推開門,『兇死的鬼果然特別惡呀!』

方生挨在玉玨身後入門,『乘黄大人,此言差矣。』

狐狸搖著尾巴,大搖大擺,『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喜兒姑娘好久不見。』

『我道是什麼呀!』喜兒幽幽的回了神,『妖怪麼?』

方生笑著,立地成佛。『喜兒姑娘眼見力兒差了些,一妖怪一神獸......』方生暖笑著,比了比自己,『一個魔。』

喜兒聞言,輕輕地說道,『是麼?那你們是為了什麼來的?』

玉玨笑著,伸出一段白藕似的小臂,『收鬼。』玉玨笑嘻嘻。

『收鬼?』喜兒抬起頭,『那您旁邊的妖魔呢?』

『大人,您未免太大小心了些。』喜兒說道,眼裡似笑非笑。

『可是你想害人呀!』玉玨嘟著嘴說。

『害人?』喜兒啞然失笑,『我不過才想害一個人,您旁邊兩位殺業才重呢!』

『嘖,』狐狸齜了聲,『玉玨丫頭,莫要與他廢話,快些招天雷來轟了他。』

玉玨聽了就要伸手,方生笑盈盈阻止了玉玨,『乘黄大人,這女鬼死著也冤屈......』方生笑著,『您這麼手一招,他可是連投生的機會也無。』

玉玨點了頭,『小魔有何指教?』

方生笑著,『喜兒姑娘想必是覺得委屈,才想找個替死的,方生給您......』

喜兒冷哼聲,『收起你的假面皮,以前在院子裡以為先生多好的人,原來不過爾爾。權當喜兒之前瞎了狗眼……』

方生倒也不怒,溫溫笑著,『那麼......』

方生說道,『那麼......讓我來渡您吧!』

喜兒嗤笑聲,『讓一個魔來渡我?』

方生笑著,『一個差點成佛的魔。』

『您意下如何?』方生問道。

喜兒沉吟半晌,『好吧!』

『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狐狸嘬著牙,『方生你這小子傻啦!還妄想渡人呢!』

玉玨不作聲,安靜地看著。

過了好一會兒,玉玨才張嘴,『小魔,我不信你看不出來......』

玉玨手一指,『他已經被餓鬼吃掉一半了,你要怎麼渡?』

方生笑吟吟,『小的自有辦法。』

狐狸笑嘻嘻說道,『那餓鬼呢?還落下一隻,你該怎麼辦?』

方生無奈笑著,『只好再開餓鬼道,送他回去。』

玉玨嗤笑聲,不以為意,『一個小魔哪裡有這麼大能耐。』

方生不回話,喃喃祝禱著,過沒多久,一陣陣呼喊的聲音傳出。

『餓呀......』

『餓......』

『好餓......』

『我餓呀......』

細細碎碎的哭喊聲,還有一隻隻憑空伸出的手不停的抓著。

喜兒哪裡見過這場面,嚇得撲簌簌直發抖。

『餓呀......』

『餓......』

『好餓......』

『我餓呀......』

狐狸說了話,『喔呀!今天的鬼哭比較有力呀!』

方生笑著,不作聲。

玉玨嘖了聲,『我一向討厭餓鬼道,薜荔哭的聲音讓人不舒心。』

驟地一隻手抓住了喜兒,喜兒嚇得連忙哭叫著,『先生救我。』

方生笑吟吟,伸出一隻手來抓,卻撲了個空。

方生無奈說道,『喜兒姑娘我抓不到你噯。』

喜兒眼淚直冒,轉頭向著另外兩人,『求求您......救救我吧!』

玉玨嗤了聲,『神獸不希罕跟鬼打交道。』

狐狸笑得眼眉彎彎,『老子今天心情不好,誰都不救。』

喜兒幾聲悽愴,被活活扯進餓鬼道裡。

方生笑著,踢落那隻在生生房裡游移的餓鬼。

『這樣就是全部了。』方生笑著,喃喃唸著些什麼,餓鬼道又關了。

玉玨見狀,笑得眼眉彎彎,『你還敢說開餓鬼道的不是你?』

方生笑著不作聲。

玉玨說了,『你這小魔,你是不是本來就打算這麼招呼那女鬼的?』

方生溫潤笑著,暖如春陽,『小的沒想過。』

方生頓了頓,『一切都是隨、機、應、變。』

 

佛告諸比丘蟲畜眾多。我麤粗為汝說耳。佛言。人作惡在薜荔中者。常食沸屎尿。所以常食沸屎尿者何。其人平生在世間時。心念惡口言惡身行惡。慳貪惜飲食故在薜荔中。又薜荔以膿血為食。其人平生在世間時。作惡嗜美故。今食膿血。薜荔中有黑狗白狗。主食薜荔肌肉。薜荔中有烏主食其腦。或有十歲未曾見水者。或時百歲未曾得水者。或遙見流水。正清欲行。趣飲食水空竭。或時有水化作消銅。或咸水沸如湯。適欲前飲鬼便捶之。在薜荔中勤苦如是。佛言。薜荔眾多我粗為汝說耳
                                                 節錄自佛說泥犁經

 


佛教宇宙觀中,一類處在極度飢渴狀態的眾生。屬三惡道之一。餓鬼由於過去所造的罪惡,視水如膿血,食物入口如炭火。所以恆處於飢渴中。阿毗達磨俱舍論˙卷八:如餓鬼女白目蓮云:我夜生五子,隨生皆自食,晝生五亦然,雖盡而無飽。亦稱為薜荔。


 

創作者介紹

各位看官老爺姑娘小姐們,裡頭跟遊樂園一樣有趣得緊呢!

keitalo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Hazel
  • 疑惑

    是我傻了嗎??
    帶著皇帝飛升的是乘黃,他的女兒也是乘黃?
    還是此乘黃非彼乘黃
  • keitalover
  • 您好,

    乘黄是神獸的種族啦!

    感謝您反映這閱讀盲點,我會近日更修的﹙禾斗 禾斗﹚

    這就是這部落格的好處呀﹙嘆﹚
  • keitalover
  • 已修改,

    請看看是否通順流暢,

    感謝您的指點,謝謝。
  • 貓男孩
  • 樓上的看故事還要挑刺ㄦ?
    人生苦短,做啥吹毛求疵的計較?故事好看就行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