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生生系列中,「找恁」為別字,正字為「找茬」。

#曼珠沙華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原來死掉的感覺是這樣的呀!

狐狸嘻嘻笑著,開心的左轉轉右轉轉,嘖,還不是生前的老樣子麼!

狐狸定眼看了下,黑不溜丟,伸手不見五爪子。

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都什麼時代了,打個油燈不成嗎?

黑天摸地的鬼地方,他索性倒下來,鬼差呢鬼差呢?難道是鬼差開小差摸魚去了?

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他嘬著牙口,真是不可取呀!現在的年輕人……

狐狸胡天胡地想著,一邊喜滋滋的翹著腳,短短的狐狸腳靠在狐狸膝蓋上,嘬著尖嘴巴,胡亂哼著山歌。

前來拘提的老鬼差見狀,冷啐了聲,『老子看過那麼多死人,你可是最隨便的一個呢!』

『哎喲……』狐狸一個鯉魚打挺,身手矯健地跳起來,『大人別這麼說嘛!小的可是萬般惶恐地等您來呢!』說著還一邊陪笑臉,笑得極其猥瑣。

老鬼差旁跟了一個矮的,一看就知道未出師。聽了狐狸說話就要笑,嘴角才剛掀掀,老鬼差就瞪了一眼狠戾。

狐狸嘻嘻笑著眨眼,笑得諂媚至極,『討厭……大人您這樣讓我好生害怕呀!』

語畢,還半真半假的拋了個媚眼,嚇得新鬼差直打哆嗩。

老鬼差瞥了眼,冷冷說道,『你這老傢伙給我安分點。』

狐狸嘻嘻笑著,應了聲是。

『大人大人……』狐狸拉拉新鬼差袖口,『這兒是什麼地方呀?』

新鬼差看了眼老鬼差臉色,見他沒有發作,才小心地壓低聲音,『這兒是黃泉道呀!』

『喔!』狐狸應了聲,『那……咱們要往哪裡去呀?』

『嘿!』老鬼差一隻打鬼棒伸來,『莫要跟這傢伙說太多。』

『大人別這樣嘛!』狐狸嘻嘻笑著,笑得糯米似的軟塌塌,『再怎麼說小的都是頭回死呀!』

狐狸眨眨眼,『小的實在是心裡害怕!』語畢,還嘬尖了狐狸嘴撒嬌,看得人毛痱子直冒。

『哼。』老鬼差並不買帳,冷啐了聲,『知道怕就好,下去看你還有什麼把戲。』

狐狸嘬著牙口,嘻嘻笑著,『是是是是是是,小的誠惶誠恐。』

新鬼差小心翼翼,直拿著眼角瞅著狐狸,好半晌,終於鼓起勇氣問道,『您老到底是什麼東西?』

『喔?』狐狸搓了搓肉爪子,一臉諂媚相,『小的不是個東西,小的是狐、狸、精、呀!』

兩個鬼差一前一後,緊緊包夾著狐狸,中間縫隙連要塞條小手絹兒都難。

狐狸給兩男人的體味薰得直皺眉頭,娘的,靠這麼緊是幹啥?難道真的在吃他的老豆腐?

『哼。』前方老鬼差冷哼出聲,『安分點呵。』老鬼差森冷冷警告著。

狐狸嘻皮笑臉應了聲是,走呀走的,確實走的有些乏了,狐狸索性一蹦跳直接跳在老鬼差背上,毛茸茸的狐手狐腳牢牢圈著鬼差。

鬼差登時就轉過頭,氣得吹鬍子瞪眼,『你到底在搞什麼花樣?』

『哎喲,大人……』狐狸嘻嘻笑著,『大人還不就是怕小的脫逃麼?現下小的手手腳腳都給您抓著,走路自然不必這樣皮貼肉,肉貼背心,還要把膽子提到頭頂,怕小的脫逃……小的都是為您著想呀!』

狐狸嘬著大板牙,說得嘴角冒花。

老鬼差聽了,想了半晌,沉吟道,『你說得倒有理。』

『是吧是吧?』狐狸連忙挨上前,笑得極其奉承。『小的就說是為您著想了。』

『可是……』新鬼差囁嚅著,『這樣給人看到,似乎有些不妥吧?』

老鬼差瞪了眼,想了半晌,立馬就把後背上的狐狸給抖下來。

『哎喲哎喲……』摔下來的狐狸立刻就呼天喊地,『大人您把小的給摔傷啦!』

老鬼差伸出一隻打鬼棒,直抵著狐狸鼻尖,『少在那兒裝腔作勢,還不快些……』

『哎喲哎喲……』狐狸不住的哼哼唧唧,『小的真的摔傷啦!』

老鬼差見沒他的法兒了,只得咬牙,背起那頭沉甸甸的胖狐狸。

『你這小子……』老鬼差咬牙說著,『等會兒定會好生處置你!』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狐狸嘻嘻笑著,『小的知道了,小的一定會任您處置的。』

『大爺大爺……』新鬼差直扯著老鬼差袖口,『咱們拖太久啦!怕是要延誤了時辰,會挨罰的。』

『喔?』狐狸豎著尖耳朵,賊兮兮問著,『誤了時辰要挨什麼罰呀?』

老鬼差一拳頭就往狐狸頭上招呼,『閉上你的大嘴,與你無干焉。』

『喔呀!』狐狸吃了一記,還是笑得一逕無心肝肺。『小的不過是關心大人。』

『哼。』老鬼差冷嗤聲,『快些上路。』


喔,原來黃泉道是長這樣的呀!

狐狸趴在老鬼差後背上,喜滋滋的東張西望。

可惜看沒多久就膩了,嘖,比人間的風景還無趣。

就這麼一條路,時而彎彎曲曲,時而筆直,很難看清方向,踩在地上又覺得若有似無,只有前頭豆大一點光亮指引。

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好無趣的風景,狐狸直嘬著嘴,亂七八糟想著。

現在什麼時辰啦?方生做飯了沒呀?玉玨丫頭回家了沒呀?方生是不是學了什麼新菜式呀?上次說要給他留隻鴨腿的,鴨腿到底給誰吃啦?蔘童這孩子回山上會不會給人欺負去啦?

『哎喲……』新鬼差哀鳴聲,『您老行行好,別老想些亂七八糟的。』

狐狸偏了偏頭,撓了撓大屁股,『我想啥你都知道?』

新鬼差點了頭,『死人就是這樣的,死人在想啥鬼差都知道。』

『喔?』狐狸嘬著尖鼻子,淫笑得眼睛彎彎。

新鬼差瞪了他一眼,窘迫得滿臉紅通,『下流。』

『哎呀!我可是什麼都不知道呀!』狐狸笑著,笑得極其無賴。

老鬼差轉過頭來,狠狠地瞪了狐狸一眼。

『喔。』狐狸連忙舉起兩爪子賣乖,『大人,我只是跟他開開玩笑、玩笑……』

老鬼差轉過頭不再搭理,狐狸嘻嘻笑著,撥著爪子又要玩鬧。

『莫要鬧啦!』老鬼差一動怒,劈頭就往狐狸頭上一捶。

喀噹一聲響亮,疼得狐狸眼睛底下水花直冒,『大人大人……』狐狸小聲囁嚅著。

『又怎麼啦?』老鬼差瞪著眼睛,大有把狐狸拆吃入腹的大氣派。

『大人……』狐狸委屈的吸吸鼻子,眼底淚花直轉,『小的想解手……』

 

 

『好了沒呀?』兩鬼差團團圍著狐狸,仔細盯著他動作,一面看著一面唸道,『長眼睛沒見過這麼麻煩的,又要這樣又要那樣……』

『真麻煩呀!』兩鬼差忍不住嘆道。

『哎喲……』狐狸委屈兮兮地直皺鼻頭,『大人您老盯著小的看,小的尿不出來……』

『嘖。』老鬼差冷啐了口,『真麻煩呀!你這個死老鬼……』

狐狸動了動鼻子,『大人……怎麼有股兒怪味呀?』

『嘖。』老鬼差冷啐了口,『是你這死老鬼的尿騷吧?』

狐狸直皺著鼻子,『這味兒好怪的呀!』說著說著,就四處探頭看看。

新鬼差見狀連忙插嘴,『是曼珠沙華的味兒嗎?』

『啥東西呀?』狐狸好奇兮兮的把腦袋湊過去,賊溜溜眼睛流轉著。

新鬼差擰著眉毛,『本來嘛……黃泉路旁是有開彼岸花的,可是不知道怎麼著,後來再也不開啦!』

老鬼差沉著聲斥道,『什麼狗屁彼岸花,老子從無見過,還不快些趕路。』

『是。』狐狸應了聲,然後色瞇瞇地眨眨眼睛,『小的給您講個故事罷……』

狐狸嘬著牙,一臉不正經,『很久以前呀!有兩個妖精,一個是花妖曼珠,一個是葉妖沙華,他們守侯了幾千年的彼岸花,可是彼岸花花葉永不得相見,所以他們一直無法見到彼此。』

狐狸潤潤嗓子,『終於有一天,他們決定違背神的旨意偷偷的見一次面,結果神就生氣了。』

狐狸嘬著黃板牙,嘻嘻笑著,『作為懲戒,曼珠和沙華被打入輪迴,並被詛咒永遠也不能在一起。生生世世在人間受到磨難。曼珠和沙華每一次轉世在黃泉路上聞到彼岸花的香味就能想起前世的自己,然後又被分開……』

『大人……』狐狸笑得眼眉彎彎,『這……就是你們的神哪!』

 

 

創作者介紹

各位看官老爺姑娘小姐們,裡頭跟遊樂園一樣有趣得緊呢!

keitalo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紫苑
  • 偷跑來看進度...
    這狐狸...
    在陰界也笑得頂自在的...>////<
  • 狐狸難免要到陰間出一下外景嘛!



    keitalover 於 2009/02/24 23:30 回覆

  • littlefennel
  • 噗...這樣寫的一副還要回棚內一樣...莫非又是伏筆?:P
  • 總覺得生生這系列很難善終呀﹙冏﹚

    keitalover 於 2009/02/25 14:53 回覆

  • kyros
  • 有bug

    『新』鬼差沉著聲斥道---是『老』才對唷
    新鬼差總不會自問自答兼打自己的嘴巴吧^0^
  • 已修改,感謝提醒。

    ^皿^

    keitalover 於 2009/02/26 21:06 回覆

  • 貓男孩
  • 愛死這狡黠的狐狸,還有它的肥屁股。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