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生生系列中,「找恁」為別字,正字為「找茬」。

 
#賤人


方生溫溫笑著,『小姐從什麼時候發現的?』

生生低著頭,並不看他,『其實我早就知道了。』

方生笑著,『小姐早就知道了麼?』

生生點了頭,『我知道……只是不去說破罷了。』

『是麼。』方生軟笑著,『那麼……小姐就繼續裝做不知道吧!』

生生抬起頭,一臉詫異,『你到底……』

『小姐從來就處境艱困,瑣尾流離是吧?』方生說著,軟軟的唇說著執拗多私的話語。

『生也好死也好,小姐不是從來就不在意麼?』方生笑著,眼裡全是矯情飾詐的多情。

『既然不在意……』方生軟軟說著,『那就繼續不在意下去吧!反正您生無可戀,死……想必也無所懼吧!』

生生抬起臉,骨顫肉驚的神情歷歷可見。

生生怔了片刻,終於開口,『你要怎麼編派我都隨你心意,只是,我有個要求……』

方生笑著,不置可否的溫潤笑容。

生生閉了閉眼睛,『把我弄瞎吧,我不想再看見你。』


生生沒有出房門,兀自坐在床沿。

樓下傳來飛花點翠的琵琶聲,從前聽總覺得旋律婉轉細膩,現在聽怎麼覺得一般般了。

皇天厚土,八荒六合,難道真無這可容我的一席之地?

思及此,失聲淚下。

再也沒有什麼捨不得,他從來就一身孑然,無所憑藉。

活著也只是折磨,人間說不定才是那火山湯海的活地獄呢!

『有道是方生方死,方死方生,小姐還真是看得破。』玉玨嘻嘻笑著,『生又何嘗生?死又何嘗死?生生死死,死死生生,都是在同一個輪迴中。死不是也叫做往生麼?』

玉玨甩著兩辮子,『可再怎麼樣……都不能跟身體過不去呀!活著就要好好活著。』他捧著幾樣小點,『小姐用些吧!』

生生看了眼,只覺得酸水直冒,『我不餓。』他吶吶說著。

『不餓也吃些呀!』玉玨固執地推來盤子,『這項鯮魚餅呀!可是下頭客人點的,我趁先生不注意給他偷了些,先生做這項可仔細了。魚肚中放入豬肉剁成的茸,醬瓜、醬生薑、香蔥切成細末,加鹽、糖、黃酒等拌勻成餡心,放入魚肚內,兩面合起來,製成橢圓形的鯮魚餅。』

玉玨見生生不動箸,只得更加賣力解說,『再加麵粉和水、雞蛋清拌成稀糊狀。將平底鍋放在火上,把鍋面上的豬油涮勻,再把魚餅逐個裹上麵粉湖入鍋煎至餅呈兩面乳白色的取出,把餅邊修齊,再加豬油,用火煎成兩面呈金黃色。起鍋淋上麻油、香醋,食時外脆裏嫩呀!』

玉玨嘖嘖出聲,『剛起鍋那味兒呀!饞得幾個小丫頭口水直流呢!』

『還有這東溝茶幹,最常見的就是五香茶幹,可小姐您瞧,這可是蝦子茶幹呢!您瞧這老嫩適宜,香鹹可口,掰開來還是豎絲子。 』玉玨邊嘖著聲,一面給他布菜。

玉玨嘻嘻笑著,『小姐您別擔心,我在下頭呀!專門給您挑精揀貴的偷,要吃就要吃好的嘛!您說是不是呀!』

『還有這油繩,用料講究,工藝求精,素以香、甜、、酥、脆聞名。加之狀如雙龍盤旋,小巧玲瓏,色澤赤紅鮮亮,入口油而不膩,甜中有香,實為佳品呀!』玉玨笑著說。

『還有這八珍糕……』玉玨邊說著邊飛著筷子比劃,『用上等糯米加黃芪、黨參、蓮子、淮山藥、五穀蟲、雞內金、苡仁、芡實等八種藥材以及燕窩、白糖、豬油等泡制而成。特點是"藥食同源",食之可以滋補血氣、健脾胃、消積滯,健身延年。 』

玉玨嘖嘖有聲,『只怕吃了就騰雲駕霧,去當那活神仙了呢!』

『還有呀……』玉玨還要說,生生連忙打斷他,『知道了知道了,我知道先生做菜向來仔細,只是……』

生生有些好笑地看著玉玨,『只是你下回要拿菜的時候仔細些,太過油膩腥羶的我現在都吃不得。』

見玉玨滿臉失望,生生只笑一笑,『不過還是多謝小姑娘的一番美意。』

『對了……』生生溫溫舉著筷子,逕自在菜盤裡挑撥,『姑娘是人麼?』

 

 

玉玨聞言,略怔了片刻,隨即就老老實實開口,『不是,我不是人。』

『是麼?』生生低下眉眼,筷子還在菜盤裡不住翻弄。

玉玨見狀,只得軟語溫存勸道,『小姐,這世間……』玉玨偏頭想了半晌,『這世間複雜得很,當你見了個人呢,雖然他看起來像人,可他不一定是人。就像你看見條狗吧,雖然他看起來是狗,可又不一定是狗,說不準是人變的。』

玉玨想了想,覺得自己好像又把話給說砸了。

玉玨清了清喉嚨,『也許這麼說吧!就像人裡面有好人壞人,鬼裡面有好鬼壞鬼……』

玉玨側了頭想了想,嘟嚷著說道,『可我跟方生又不是同道的……』

『所以……』玉玨驟地下了個結語,『籠統上來說,就是這樣。』

生生聽了只吃吃笑著,『好罷好罷,我聽懂了也知道了,那麼……』

生生沉吟片刻,『那麼……我可以信你罷。』

『恩。』玉玨狠狠地點了下頭,嘴裡含糊說著,『小姐是好人,我會好好保護小姐的。』

生生聞言,眼底水光流轉,心裡輕輕喟嘆著,生生呀生生,最終……能給你寄託的既不是方生,也不是那些珠寶古玩,而是個扎著兩辮子的小丫頭。

而且……

生生譏諷地彎唇,還是個非人的小丫頭。

 

 

 

嬤嬤沒來探看過生生,大夫來了幾回,只有幾個小姐妹老相好來訪時生生才略感寬慰。

現在對外通說是生生病體懨懨,閉門謝客。

幾個小姑娘說,晚上有貴客到來,方生忙得滿場飛,不能上來探看小姐,託我們傳話,千萬保重等語。

生生聞言只得一聲冷笑,方生真會叫姑娘傳話麼?還是姑娘以為生生會在這生死關頭對方生死心蹋地?

骨軟筋酥的體己話生生說得多了,也聽得多了,只怕方生壓根就沒把他放心上,自個兒又何必自作多情。

想是這麼想,可生生還是笑得玉軟花柔,沒讓幾個小姐妹知道這項,生活已經夠抑鬱寡歡了,沒必要讓大家一起不舒心。

舊愁新恨算起來,生生陰狠狠磨牙,方生呀方生,我饒你百般磨難。

從前是吃了你的軟口湯,不好回得,一口應承。

現下只怕把你抽筋剝皮,萬剮千刀,也不能消解心頭火起。

要生要死,生生冷啐了口,要死也要拖你陪葬。

這該殺千刀的賤人。

 

 

創作者介紹

各位看官老爺姑娘小姐們,裡頭跟遊樂園一樣有趣得緊呢!

keitalo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mediz
  • 罵得好!
    方生那個死賤人,
    真想叫三爺修理修理他!!
    (哪種修理啊?)
  • 最近我有深~~~~~~深的覺得,大家推文都有BL化的傾向,PTT尤甚明顯。

    難道……生生已經要出BL版了嗎?←這個好迷唷。

    keitalover 於 2009/04/20 15:42 回覆

  • hundchen
  • 如果是方生跟三爺....(竊笑)
  • 大家都BL化啦!

    keitalover 於 2009/04/23 23:31 回覆

  • kaorukuroba
  • 方生和三爺PK大戰!!好耶~
    一個是萬年一號表情,一個陰晴不定,
    獲勝者可以被生生打包帶走~哈哈哈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我打贏了可以帶走廚子嗎?

    keitalover 於 2009/08/23 00:51 回覆

  • 貓男孩
  • 看到這兒,真真欲罷不能,這故事吊人心肝哪!